歡迎訪問PowTime戶外視頻網!

王靜攀登珠峰《云端有路(Life at altitude)》

播放次數:
2014-04-24

    王靜并不是第一個著迷登山的女企業家。但將登山和自己企業如此緊密聯系的,王靜是第一人。這個第一,遠比那些登山第一的紀錄更意味深長。

 
    王靜
 
    北京探路者戶外用品股份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
 
    出生年月:1975年3月
 
    第一位登頂海拔8156米馬納斯魯峰的中國女性
 
    第一位登頂海拔8012米西夏邦馬峰的中國業余登山女性
 
    第一位從南坡登頂海拔8844米珠穆朗瑪峰的中國內地女性
 
    第一位登頂海拔8516米洛子峰的中國女性
 
    第一位登頂海拔8051米布洛阿特峰峰的中國女性
 
    第一位登頂7座8000米以上山峰的中國女性
 
       文| 陳亦佳
 
  1993年,一口椒鹽普通話的川妹子王靜幼師沒畢業,就到廣西北海當了餐廳服務員。一個辭去鐵道部設計院鐵飯碗、到北海開了個小小印刷公司的大學生,愛上了這個腦門發亮的姑娘。大學生名叫盛發強,比王靜大六歲。“戀愛的時候他不送花,送本子和筆,還在扉頁上寫英文格言。”多年后談及這段往事,王靜的頭微微揚起,依稀間仍是那個對大學生無限仰慕的小丫頭。
 
  起于微
 
  事實上,當時的兩人,都像是對世界充滿無限好奇的孩子。1994年底,一場新技術博覽會在北海舉行。月收入不過幾百元的盛發強和王靜,咬牙買了40元一張的門票,“就是想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哪些精彩的新東西。”在博覽會上,他們看中了一款折疊休閑帳篷。專業學習工程測量的盛發強和在農村長大的王靜都有不少野外經驗,對帳篷頗有好感。經過討價還價,他們用5000元買下了折疊休閑帳篷的專利,出發去江蘇泗陽學習了三個月,掌握了帳篷的工藝。王靜親手縫出了他們的第一頂帳篷,畫了新品牌“天樂”的LOGO。
 
  回到北海,盛發強解散了印刷公司,把積蓄10萬元全部拿出,做了1000頂帳篷。他們到旅游景區北海銀灘,租了個攤位,開賣帳篷。“最多的一天才賣了11頂,生意慘淡。有好心人指點我們:為什么不去南寧的文化用品展覽會試試?我們趕緊帶著產品連夜到了南寧。在展覽會上,總共銷了 10多萬元,還獲得了80多萬元的訂單。”
 
  第二年,兩人結婚,新婚小夫妻馬不停蹄踏上了周游展銷會的萬里征程。“連續參加空交會、廣交會、哈爾濱交易會、大連的交易會等等,我已經熟練到五秒鐘拆裝一個帳篷了。一做就做了2年多。”
 
  1999年,盛發強和王靜決心北上。“北海還是小地方,要想做大企業,還是要到北京這樣廣闊的舞臺來。”
 
  這個剛剛改名叫“探路者”的公司,尚在舞臺的側翼候場。
 
  囊中羞澀的王靜在香山腳下花4萬元租了一個曾經養雞,已經荒廢的小院。小院無電無水,從主干道走進來,顛簸不平,還有惡犬幾只,漫長的小路擊潰了好幾個主動上門的代理商的心理承受底線。夫妻倆和員工一起動手整飭小院,接水接電,粉刷墻壁,還在院里用水泥砌了乒乓球臺。“廠房、庫房、宿舍都在小院里,坐在梧桐樹蔭下,聽頭上一窩喜鵲嘰嘰喳喳,心情很安詳。”
 
  他們放棄了有點兒土氣的“天樂”這個名字,注冊的新公司叫“北京探路者旅游用品有限公司”。“當時工商系統里還沒有戶外用品行業。我們最初的LOGO還是我親手畫的,是一只掛著指南針的鞋子——為戶外愛好者探路,也為我們自己探出一條新路來。”
 
  探路者還是主打帳篷加工銷售。最初他們選擇了河北白溝一家工廠代工,雖然百般要求反復返工,出品的產品還是無法達到他們設想的品質。于是收回代工,自己開了生產線,制定了帳篷生產企業標準,后來這也成為了行業標準。帳篷事業的穩定發展,讓他們將產品線逐漸延伸到背包、睡袋等露營裝備上,提出“探路者是露營裝備的專家”的口號。第二年的春天,探路者第一家直營店在北京北太平莊開業,由此拉開了在全國推廣連鎖專賣店的序幕。
 
  2003年,非典讓人們走出城市走向戶外,性價比遠高于國外產品的探路者帳篷一度脫銷。有心與國際大牌較量高下的探路者,開始采用美國面料供應商GORE-TEX的技術,7月參加了在德國舉辦的歐洲戶外用品展,開始拓展國際市場。
 
  2004年2月,探路者搬到北京昌平宏福創業園,建成8000平方米的現代化辦公、生產、倉儲中心。2005年,探路者通過ISO9001:2000質量國際標準認證;在中國國際體育用品博覽會上,XCR飛越徒步鞋TF3335榮獲外觀設計獎,喬戈里沖鋒衣榮獲暢銷人氣獎。2006年,探路者成為北京2008奧運會特許生產商,市場份額占戶外用品10%,坐上了國內戶外品牌的頭把交椅。2007年,探路者獲得中國馳名商標認定。2008年,探路者建起了中國戶外用品業規模最大的研發中心,當年設計的三項產品即榮獲國內最具權威性的工業設計大獎“紅星獎”。產品系列迅速拓展,囊括露營裝備、野外鞋服、專業登山器材。
 
  “我還是會常常想起香山那個小院,那些梧桐樹下打乒乓球的日子。那是探路者最初的印記,我很懷念它。”
 
  上市,或許是每個企業的目標。探路者的上市之夢肇始于2007年。盛發強曾表示:“在2006年以后我們查詢美國資料,發現美國的戶外相關經濟,達到了國民經濟5%以上,這個是宏觀的數字,我們說的戶外用品指的是戶外產業中的一個小分支,現在國內市場2008年的資料是36.5億人民幣,空間是非常大。”
 
  上市夢的目標最初不過是中小板。機緣巧合,2009年,公司拿到發行批文,為十家首批過會的創業板擬上市公司之一。2009年9月18日,探路者項目的創業板IPO發行上市申請,通過了發審委的審核。
 
  一家廣開門店販賣服飾類產品的、所有人皆能“看得懂”的公司登上了以創新技術、高成長為特征的創業板,最終還是要憑借成績單平息質疑:2013年7月,“2012中國上市公司價值評選”中,探路者以“自上市以來凈利潤增長近7倍,年均復合增長率達60%,品牌的知名度美譽度不斷提升,自主研發的技術體系逐步形成框架”當選“2012中國創業板上市公司——十佳管理團隊(第一名)”并入選“2012中國創業板上市公司——價值二十強前十強”。這是探路者連續第三年榮獲“創業板上市公司十佳管理團隊”、連續兩年榮獲“創業板上市公司價值二十強”。
 
  在所有公開報道中,鎂光燈下只見盛發強。王靜在鏡頭外的黑暗中,抱著女兒們,恬淡旁觀。
 
  “我要去珠峰!”
 
  彼時,王靜的舞臺已在巔峰之處。地理意義上的,絕對的,巔峰。
 
  2007年年初,盛發強找王靜談心:“要不你從副總的位置上退下來,讓給外聘的經理人吧?公司里面家庭氣氛淡下來,他們才好發揮啊。”對這個從夫妻店快速發展而來的“家族式企業”,職業經理人之路勢在必行。王靜同意了。
 
  臨近春節,王靜跟盛發強商量:“春節期間有個去非洲的登山隊,我可以參加嗎?”
 
  就這樣,探路者成立以來從未休過假的王靜,第一次休假,跟著登山家王勇峰去了乞力馬扎羅山。伴隨高原反應帶來的劇烈頭痛和疲憊,王靜竟然第一個登上了這座非洲最高峰。半個小時后才有隊友登頂,直接躺倒在雪地里。“我頓時覺得對自己充滿了無窮的信心!”王靜對王勇峰說:“我要跟你去珠峰!”王勇峰拍拍她肩膀:“這個,慢慢來吧。”王靜笑言:“他當時一定覺得我不知天高地厚,特別二。”
 
  2010年5月,王靜登頂珠峰,成為第一位從南坡登頂的中國內地女性。另外,她還有一堆“第一”:第一位登頂海拔8156米馬納斯魯峰的中國女性;第一位登頂海拔8012米西夏邦馬峰的中國業余登山女性;第一位登頂海拔8516米洛子峰的中國女性;第一位登頂海拔8051米布洛阿特峰的中國女性;第一位登頂7座8000米以上山峰的中國女性。“但是登頂之后你就會發現,珠峰雖是世界的最高點,但它只是一座山,只不過比別的山更高而已。”
 
  為什么要去登山?幾乎所有人都會引用英國探險家馬洛里的名言:“因為山在那里。”王靜則更愿意這樣玄妙而虛無地回答:“山不過來,我就過去。”在這個從19歲就開始埋頭創業的女性的生活中,登山無疑是其為數不多的愛好,但毫無疑問,無論初衷如何,這個愛好有著極其現實的考量。
 
  王靜并不是第一個著迷登山的企業家,或者女企業家。早在王靜還是登山菜鳥時,今典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聯席總裁王秋楊已成為首位到達“地球三極”(南極點、北極點、最高點)的華人女性。
 
  但將登山和自己企業如此緊密聯系的,王靜是第一人。這個第一,遠比那些登山第一的紀錄更意味深長。王靜在公司領導產品技術研發,任何一次登山,都成為她親身試用公司新產品的機會。作為產品技術指導,滿腦子稀奇古怪的想法:可以轉換太陽能的帳篷、超級保溫水壺……隨著王靜成為登山大佬,探路者也逐步開發和推出了其頂級專業登山產品。而通過親身“打入”登山界,探路者贊助了國內多家頂級專業登山者和登山隊伍,取得了其他企業無法企及的品牌傳播效果。企業家中登山最專業、登山家中生意最成功的王石登頂珠峰時,就穿著有著巨大LOGO的“探路者”。
 
  王石是在攀登卓奧友的隊伍中第一次見到王靜的。“她每次都是最后一個抵達營地,高山反應強烈,行走吃力緩慢。”登山經驗豐富的王石判斷,她登頂無望,還會拖累整個隊伍的計劃。“在頂峰,我驚訝地發現,隊伍唯一的女性隊員竟先我之前到達。說心里話,很驚訝,小王能隨隊伍一起登頂,而且是第一個登頂。頑強的女性!”2009年,王石成為“探路者”的形象代言人。對王石而言,收益多少顯然不是考量是否代言的因素。
 
  登山的經歷強化了這個小女人的決斷力。2012年12月,在審議投資DISCOVERY新品牌合資公司的董事會上,王靜投出了公司上市以來首張反對票。最終,該議案以包括董事長盛發強在內的4票贊成獲得通過。
 
  王靜說:“我現在仍認為投反對票非常正確,但并非是針對DISCOVERY品牌的進入,而是想做出一個審慎的姿態。探路者成長非常快,公司上下應該有所警覺,發展中要把基礎打牢。”
 
  “男女看問題的角度是不同的,有時候他沖鋒,我要拉一下,或者我沖鋒,他要拉一下。”2013年2月,盛發強和王靜帶著兩個女兒去了乞力馬扎羅山。在登山領域,一直被妻子仰慕的盛發強終于成了妻子的學生。因女兒無法適應高海拔,王靜留在3700米的營地照顧孩子,盛發強獨自成功登頂。“爸爸一個人登頂就代表全家。”
 
  山不過來,我就過去
 
  “2008年5月,一個電話,王靜就拋夫棄女地跟著乘專機去了汶川。至今我都在猜想,以她扮演的母親、妻子、女兒、企業家的多重角色,在飛往四川地震災區的飛機上,被要求寫遺囑時,交代了哪些后事呢?”
 
  在戶外專家、民政部緊急救援促進中心山岳救援隊隊員挪亞的眼里,王靜永遠是那個梳著兩個粗粗的大辮子、穿著暴露身材的老土時裝、用帶一點點麻辣燙腔兒發出稀里嘩啦笑聲、假裝威嚴地被兩個寶貝女兒折磨得無處躲藏的——戰友和兄弟。
 
  這樣的情誼緣于同生死的汶川大地震救援之旅。山岳救援隊在震后第二日到達四川后連夜進入彭州市銀廠溝。進入山區的公路全部被震毀,機動車根本無法進入,救援小組的任務是:在部隊修建好山外直升機停機坪前,將深山中的傷亡、幸存人數和地質情況帶出來,為軍隊救援作戰提供更好的指導。在余震不斷、泥石流隨時發生的高危環境中,救援隊積極開展搜救工作,直接營救被困山中的8人生還,另協助部隊完成20余人的救援。
 
  多年后,挪亞調侃:“如果沒有王靜愚蠢地在余震中那間隨時可能倒塌的水廠里笨拙地搬出一箱礦泉水,我們的搜救任務可能無法完成。”在龍門溝地震斷裂帶充滿腐臭的帳篷里,隊里選出最強的四名精英隊員涉險上山營救村民。作為唯一的女性隊員,王靜被強迫留下待命,因為與隊友可能的生離死別,初次參與救援的王靜哭得像個小姑娘。五個月后,王靜參與山岳救援隊小五臺驢友救援,作為“救援老兵”,她已經可以與隊友CK在-20℃的漫漫長夜里,在懸崖之上,安靜地等待天明。
 
  至今,王靜依然是山岳救援隊唯一的女性搜救隊員。“她是隊里無可爭議的虎妞!”
 
  可她并不是只顧奔跑著向前沖的公益界女漢子。在王石的介紹下,王靜代表探路者公司加入阿拉善SEE生態協會,與中國最知名的企業家們一起,投身環保事業。
 
  “作為戶外品牌生產商,更作為登山愛好者,自然的意義于我非同尋常。企業不僅僅要創造商業方面的效益,也要承擔社會責任。探路者做得還不夠好,我們要多多努力。”
 
  2011年10月,阿拉善SEE生態協會在發源地阿拉善騰格里沙漠月亮湖舉行第四屆換屆選舉大會。站在王石、馮侖、任志強、柳傳志這樣的商界大佬旁,王靜自然是籍籍無名的小字輩。有人半攛掇半打趣:“王靜,你也去競選個職務唄!”
 
  “去就去,多大事兒啊!”王靜以《山不過來,那我就過去》的3分鐘演講高票當選協會監事會成員,只比監事長、阿拉善創始會員戴志康少一票。
 
  與很多企業家只出錢不出人不同,王靜是SEE具體項目的熱情參與者。探路者贊助了SEE全體工作人員和眾多SEE資助團隊的服裝裝備,王靜擔任了“創綠家計劃”項目資助顧問,發掘和培育中國環保公益領域新生力量,協助那些關心環境和家園、富有企業家精神的創業者們更為成功地度過創業階段。對這個愛“摻和”的監事,SEE項目總監郭霞常常在辦公室感嘆:“太!給!力!了!”王靜經常追問郭霞:“我做得太不夠了太不夠了——最近還有什么活動,能讓我做點兒什么嗎?”
 
  “我想做的事情很多:把公司做成綠色辦公室;把專業登山產品推廣到世界;好好陪伴孩子們。——也許,還要繼續登山?”這個平日素面的專業登山級企業家微笑著,淡掃蛾眉,一襲花裙,長發披肩。

福彩25选5下载